爱搞网站

对俄能源制裁“反噬”愈发明显,G7已近乎无牌可打?

发布日期:2022-07-14 10:03    点击次数:18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斌 上海报道 随着七国集团(G7)对俄能源制裁不断推进,阻力也越来越大,从刚开始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变成了“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几乎陷入无牌可打的境地。

  当地时间6月28日,为期三天的G7峰会落下帷幕。总体而言,G7峰会成果寥寥,几乎没有实质性内容,甚至被批评开了倒车。G7未能作出新的气候变化融资承诺,而且还重新将重点放在天然气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G7峰会其实也宣布了一些象征性的成果。G7国家同意在2022年年底前成立一个“气候俱乐部”,协调有意愿的国家在2050年前应对气候变化、实现气候中和的行动,并宣布正在探索对来自俄罗斯的能源设定价格上限。

  不管怎样,此次G7峰会普遍被视为“形式远大于实质”,而这其实也反映出,欧美国家对俄罗斯制裁的反噬效应已经愈发明显,接下来G7能打的牌也越来越少。

  石油价格上限或并非“妙招”

  目前,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已宣布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欧盟则计划在12月前禁止从海上进口俄罗斯原油,并在明年初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燃料,管道石油则被豁免。

  尴尬的是,西方希望通过制裁来打击俄罗斯能源收入,但最终却事与愿违。国际能源署(IEA)数据显示,尽管俄罗斯出口量下降,但全球能源价格上涨提供了帮助,俄罗斯5月份的石油出口收入仍飙升至约200亿美元,环比增长11%,已经回到俄乌冲突爆发前水平。

  在国际油价飙升之际,俄罗斯乌拉尔原油凭借相对较低的价格吸引了印度等30多个国家争相进口。例如,印度炼油厂仅在5月就从俄罗斯进口了大约2500万桶石油,这使得俄罗斯超越了沙特阿拉伯,成为印度第二大石油供应国,仅次于伊拉克。

  从这个角度看,G7希望对俄罗斯石油实施价格上限并不难理解。只要俄罗斯的石油售价不超过“上限”,银行、保险公司和其他各方可以继续为俄罗斯石油贸易提供资金,而且各国可以继续购买。该计划的支持者称,“上限”指售价应该接近于或仅略高于生产成本。

  但显然这一算盘打得太精了,一家大型期货公司资深原油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虽然G7在声明中称正在考虑石油价格上限,但目前更多的是象征意义,没人能完全弄清楚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运作起来会非常复杂,也没有任何先例可循,操作上远没有关税等手段可行。俄罗斯也不可能任由西方宰割,为什么会以甩卖价出售石油给制裁自己的西方国家?而且,如果西方国家做得太过分,俄罗斯可能直接断供能源,欧洲国家也可能会遭到更大的反噬。

  石油经纪公司PVM分析师Tamas Varga也表示:“最大未知数是俄罗斯的反应,如果它决定减少能源出口,能源价格续涨,这对欧洲来说仍是一场噩梦。”

  这也意味着G7自以为聪明的举动可能会适得其反。瑞典北欧斯安银行(SEB)分析师Bjarne Schieldrop评论称,考虑到油市供应紧张形势,G7这一计划可能成为“灾难的配方”。如果G7实施价格上限计划,国际油价可能飙升至每桶200美元以上。

  Schieldrop解释称,如果俄罗斯只是一个小型出口国,并且现在处于石油的买方市场,那么G7的计划将非常有效。但事实并非如此。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化石燃料出口国之一,而且今天的石油市场是卖方市场,而不是买方市场。如果G7真的实施俄油价格上限计划,俄罗斯完全可以选择不出售石油,可能导致俄罗斯石油出口量最多减少200万桶/日,这将加剧石油市场的压力。

  而且对于欧盟而言,采用价格上限机制也可能会特别麻烦,因为欧盟修改现有的制裁措施需要所有成员国达成一致,例如最近的石油禁令谈判了一个月才勉强达成缩水版协议。

  另一方面,对于印度等国而言,设定价格上限可能会带来巨额利润,并有利于遏制通胀。但除了这一因素外,这些国家还有更多因素需要考虑,例如与俄罗斯的长期关系。

  从美国官方的表态来看,现在与各个能源消费国关于俄罗斯能源价格上限的谈判都只是初期,旨在确定各个消费国在价格上限机制上的态度,具体细节仍在协商之中。例如,白宫表示已经与印度就价格上限的运作方式及影响进行谈判。

  G7已近乎无牌可打?

  未来的一大关键问题是,如果G7想要对俄罗斯强硬,那就必须得找到充足的能源供应来源,但这并不容易。

  2020年5月,欧佩克与俄罗斯等盟友联手协调减产,重新平衡了全球石油市场,稳住了当时暴跌的油价。

  而如今情况却完全相反,相对旺盛的需求和疲软的供应让油价高居不下,欧美都希望欧佩克+能挑起增产大梁,缓解俄乌冲突的影响。

  但冰冷的现实却浇下了一盆冷水。根据欧佩克+联合技术委员会的数据,自2020年5月以来,欧佩克+的累计产量比协议规定的水平少了5.62亿桶。今年5月份欧佩克+对减产协议的履约率飙升至256%,成员国日产量比整体目标低了270万桶。

  总体而言,目前仅波斯湾的几个核心成员国仍具有闲置产能,但这些少量的闲置产能远不足以弥补全球市场因制裁俄罗斯而损失的原油产量。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G7峰会上对美国总统拜登表示,阿联酋总统穆罕默德透露,阿联酋的石油产量已经接近极限,沙特阿拉伯也无法大幅增产。

  在马克龙讲话流出后,阿联酋石油部长Suhail Al Mazrouei回应称,阿联酋的原油日产量约为317万桶,接近其在欧佩克+协议中的产量上限。另一方面,穆罕默德还告诉马克龙,沙特只能增产15万桶/日或者“再多一点”,沙特在六个月时间内也无法大幅增产。

  整体而言,未来形势不容乐观。IEA预计,2023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增加220万桶/天,达到1.016亿桶/天。由于对俄罗斯石油的制裁和生产商闲置产能不足,明年的供应可能难以满足需求。

  这也意味着G7国家或将遭遇制裁俄罗斯带来的更多反噬。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油价引领的能源涨价第二波,最直接的影响是全球通胀第二波。以原油为代表的供给冲击让经济更易“滞胀”、央行政策陷入“两难”。

  面对制裁带来的反噬,欧洲选择了用开倒车来应对。在严峻的能源形势下,G7公报明确表示,液化天然气可以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承认这一领域的投资是对当前危机的必要回应。而此举也被外界视为,G7给今年年底前结束海外化石燃料项目投资的承诺打开了缺口。其实在G7峰会召开前,德国就已经在敦促G7收回这一承诺。

  在重重压力下,欧洲已经选择重回“烧煤时代”,在能源转型问题上开起了倒车。尽管长期来看能源转型仍是大势所趋,但在当下能源安全的急迫考量下,能源转型只能被暂时放在一边。随着能源危机可能愈演愈烈,目前的倒车恐怕只是个开始。

  (作者:吴斌 编辑:李莹亮)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昂





Powered by 爱搞网站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